烨馨蒲泠

一烨之蒲

野池水满连秋堤,菱花结实蒲烨齐

3
烨傻傻的想着从前,连电话什么时候挂了都不知道。
她默默的放下了手机,把他放在了床头柜上。然后又默默的走了出去,默默的准备醒酒茶。
她失去了言语的能力,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做好了一切后,她又默默的坐在了电脑桌前,继续她之前没有完成的任务。
烨的身心都渐渐沉浸在了她手上的工作上。她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而烦恼,为什么而伤心,为什么而失落。
她一直是个很乐观的人。很少有烦恼能在她心里停留超过一天。
直到她遇见他。
无论她怎样遗忘,那些与他有关的东西总是顽强的活在她的脑海里,像扎了根的野草一样。
所以,她只能不停的工作,不停的学习,强迫自己不要去想。
夜很深了,这个寂寞的夜晚,她也还是像往常一样想他。
与往常不同的是,那个她思念的人,离她只有不到五十米的距离。
这算什么啊?
这算什么啊!
她在心里咆哮,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。
她抬头望着那片星海,想:
我们的相遇,是命运的安排,而爱上你了是我情不自禁。放不下了,却是我无法割舍。
一次又一次的情绪波动,让她十分疲倦,但她只要一静下来,脑子里,就全是他。所以她不敢停。
烨一直工作到她不知不觉睡着了为止。

“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
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
如你默认生死枯等
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
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
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
容我再等历史转身
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
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
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
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
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
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
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
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”
第二天,烨一脸懵逼的被自己的来电铃声吵醒了,一脸懵逼的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床上,一脸懵逼的发现自己其实还躺在蒲的怀里,一脸懵逼的发现他们俩的脸真的靠的很近,以至于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。
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然后她的脸,超级不争气的,红了。
一边早就醒过来的蒲发现烨害羞的耳根子都红了,不禁觉得有些好笑,又觉得怪可爱的。
于是他轻轻捏了捏她的脸。
这一回红的不只是耳朵了,还有她的整张脸。
蒲忽然觉得很好玩,于是他故意在烨敏感的颈窝边吐气。
哦,上帝啊。烨内心默默吐槽,你是见小女子昨天太苦逼了么?一大早就发福利,对这丧(干)心(得)病(漂)狂(亮)的做法,我个人表示这简直是,太赞了!(。・ω・。)ノ♡

野池水满连秋堤,菱花结实蒲烨齐

2
来到他说的位置,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醉醺醺的他。烨叹了口气,动手把他扶了起来。他并不强壮的身体就这样靠在了她单薄的身体上。
没有人帮她。
因为她从来不去酒吧。所以,也不会认识什么人。而他,竟然也是一个人来的酒吧。
真是孤独啊。
她感叹道,虽然也不知道是在说他还是她自己。
所幸酒吧离她家不远,所以在她体力耗尽之前,她家便到了。
她把他放在了客房的床上。
这个客房,她平时都当书房用的,床旁边就是她的书柜。窗户旁边是她的电脑桌,是她平时工作的地方。
她刚刚把他安置好,他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。
烨愣了一下,犹豫了一下,然后从他口袋里掏出了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。
“喂?幺儿?你怎么还没有回来呢?这天都黑了啊?”
这应该是他的父亲吧?烨想。
她记得他说过,他父亲喜欢叫他幺儿,因为他是他们家里最小的孩子。
想到这里,她忽然有些恍惚。
原来,哪些和他有关的东西,她记得这么清楚?
“幺儿?幺儿?”在她发呆的功夫里,那边那个焦急的父亲又呼唤了好几遍,担心自己的儿子出了意外。
她定了定神,回道:“叔叔放心吧,蒲他醉了。所以只能暂且在我这里呆一晚了。您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他的。”
“哦哦。”那边的语气平复了许多,但还是带了点狐疑,“那,你是他女朋友?”
烨愣了一下,这句话像一把刀一样,插在了她伤痕累累的心上。她的眼泪,瞬间失去了控制。
“不是呢。”她尽量用正常的声音回答,“我只是,只是他的朋友罢了。”
是的,只是朋友罢了。
他们在十五岁时相识。
现在她二十六了。
整整十一年。
这恐怕已经不是喜欢了。
这是……
爱啊!

野池水满连秋堤,菱花结实蒲烨齐

这是一个由真实的故事改编而来的小小故事
其中夹杂了我的一些幻想。
这是我与他,一个还没有结局的故事。
这是个he的故事,请放心食用。
但我们的故事,却不知道会不会有结局呢。

1
蒲打电话过来的时候,烨正坐在电脑桌前整理资料。
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,烨沉默了。
她呆呆的看着来电显示,颤抖的双手显示了她内心的不平静。
“喂?”她用微微颤抖的声音,接起了这个意料之外的电话。
“烨?”电话另一头的人用她从未听过的低沉声音说道,“我想你了。”
她再次沉默了。
她听到了那边的人声。
他们说他醉了。
所以,这句她做梦都想听见的话,只是酒后的胡言乱语吧?
道理她都懂,可是她的心还是很痛。
很痛很痛。
“你在哪?我来接你。”她拼命用沙哑的声音抑制住了那快要溢出心室的心痛与浓浓的爱恋。
听到地名后,她迅速挂断了电话。然后抑制不住的,开始释放出心中的悲伤。
那一边,蒲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,露出了苦笑。
她啊……
是不是讨厌我呢?
这样想着,他在酒精的作用下,失去了最后的理智。
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啊!
你知道吗?